指纹锁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指纹锁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蒜价上蹿下跳蒜农左顾右盼-【新闻】天名精

发布时间:2021-04-20 13:23:49 阅读: 来源:指纹锁厂家

蒜价上蹿下跳蒜农左顾右盼

6月是新蒜上市的季节。在经历了去年“蒜你狠”之后,今年蒜价跳水,原皮蒜每斤1.3-1.5元,比去年同期低了一半左右——网友戏称为“蒜你贱”。记者近日来到我省大蒜种植基地邳州,在田头与市场探访实情。蒜农在观望订单在缩水车子驶入251省道,便可以看到密密麻麻排列在路两边的简易大棚,有的挂着“某某蒜业”的招牌,有的正晾晒着大蒜。据介绍,这些大棚都是用来收蒜的。然而,尽管到了收蒜的时节,这些大棚却有点冷清。记者数了一下,从251省道到邳州宿羊山镇政府之间10多公里的路上,正在收蒜的大棚不过二十家,每家前面仅停着两三辆拉蒜的农用三轮车。蒜农杜祥虎说,“去年这阵子抢蒜已经抢疯了,而今年蒜价一天比一天便宜,大家都在观望,谁都不敢动,就担心收得高,卖得贱。”与去年的价格时时上涨相反,今年蒜价是时时往下走。当地较大的蒜商黎明食品公司眼下已经开秤收蒜,而前来交蒜的蒜农却不多。每天都来打探蒜价的因庄村蒜农韩洪芝说:“下午两点之前,这种6.5cm的大蒜还是每斤2元呢,两点之后就变成1.9元了。开秤才四天,大蒜已经降了五毛钱——看样子今年没有好行情了,还是赶紧把蒜卖掉吧。”面对“蒜你贱”,更多的蒜农选择“暂不出手”。站在赵敦镇过河村蒜农朱佩英家的房顶上,可以看到周围十几家农户的院子前、院子里、房顶上都晒满了大蒜。持观望态度的还有外贸订单。宿羊山镇是全国优质白蒜出口基地,去年出口值达2.4亿美元。受近两年蒜价大幅波动影响,外贸订单量也出现了变化。当地一家知名企业有关负责人不愿透露具体订单量,只是告诉记者,目前订单量还可以,只不过以前订单是按年计算订一次价格,近两年订单却变短、变小,“就是防着价格出现较大波动。”游资不来了蒜农被套了在去年空前高价的刺激下,当地今年大蒜种植面积大大增加。以赵敦镇过河村为例,去年全村仅种植大蒜不到100亩,今年种植近300亩。邳州全市去年种植53万亩,今年超过60万亩,增幅13%。据了解,全国大蒜种植面积较去年增加了近20%。去年,打着减产的旗号,疯狂的游资将蒜价不断推高,最高的时候达到每斤10元。当游资退去,只剩下不懂得如何掌握市场行情的无辜蒜农被套牢。老板包地是去年蒜农卖蒜的直接方式。一些老板以每亩地3000-5000元的价格承包蒜地,或者以固定的价格按斤承包。“村里五成以上的大蒜直接在地头就卖掉了,根本不需要到市场去。”过河村蒜农刘茂芳告诉记者,而今年,这种外来老板包地的形式几乎没有了,现在看来,这就是“炒”啊!外来资本不来了,本地蒜农却被套了。过河村蒜农史庭彩除了自己种植的4亩大蒜外,还以5000元的价格包下了别村1.6亩大蒜。“这回亏了,亏狠了!”史庭彩边给记者看晾晒的大蒜边说,“这蒜长得不孬,要是去年,基本上都要每斤四五元钱。”如果说史庭彩仅仅包了1.6亩大蒜,损失尚可承受的话,同村的朱佩英损失就大了许多。今年她家兴冲冲地以每亩600元的价格包下22亩白地,全部种上了大蒜。按照每亩2000斤、每斤1.5元计算,22亩地毛收入6.6万元,而包地费用就达到1.32万元,再扣除蒜种、人工等费用,能否保本都是问题。看着今年的行情,正在房顶上分拣大蒜的朱佩英实在高兴不起来。除了价格下跌,******生产要素成本的上涨也加重了蒜农的损失。八义集闫集村蒜农李培华算了一笔细账:一亩地需要蒜种300斤,去年蒜种较贵,按每斤5元算,仅蒜种费用就要1500元。人工方面,今年每人每天的工资100-120元,还要管两顿饭,一亩地雇四五个人,人工费要480-500元,同比上涨了25%。肥料方面,常用的化肥价格每袋涨至170-180元。总成本算起来,每亩地要3000元左右。如果按照每亩产蒜2000斤、每斤1.5元计算,一亩地收入3000元,刚刚够本。据了解,有些蒜农的损失达到了每亩地近千元。注意逆周期应对大小年  尽管蒜价较去年有所下跌,但是撇开去年、前年的特殊情况来看,目前基本上处于历史平均水平。宿羊山镇镇长傅才强告诉记者,这种价格水平应该说是一种理性回归。只不过,蒜农在去年炒作的影响下,心理期望值还比较高。他分析认为,就目前情况看,价格往上走的可能性很小。 “种了四十多年蒜,去年那种情况很罕见,价格高得出奇了。”韩洪芝的话代表了很多蒜农的判断。尽管承认去年的价格非理性,但有些蒜农仍然沉浸在去年高价重现的期待中,希望今年蒜价能够高一点。“等到6月20日正式开秤了,大家都收的时候,也许价格还会涨一点。”蒜农顾青亮盘算着。对于大蒜的未来走势,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,下半年资金炒作一些农产品的可能性仍旧很大。目前从股市和房地产不断撤出的资金去向不明,同时今年的灾害天气比较多,部分农作物减产,物以稀为贵,这也是游资和“热钱”炒作的一大机会。不过,也有专家预计,今年下半年的农产品炒作不会重复去年的“火爆”态势。因为目前稳健的货币政策收紧了流动性,且下半年CPI有可能见顶回落,投资者的炒作预期将弱于去年。对于蒜农而言,价格上涨是好事,可以增加收入。可是,大起大落的价格,最终伤害的还是无辜蒜农。有专家建议,农产品价格大小年是一个普遍现象,如何通过逆周期操作,比如控制种植面积等方式,******程度保障农民的利益,是当前值得思考的问题。记者了解到,为帮助蒜农卖蒜,宿羊山镇要求54家规模较大的大蒜贸易企业敞开收购。黎明食品公司有关负责人表示,有多少收多少,绝不压价,且现金兑付,******限度保护蒜农利益。为保证资金链不断裂,邳州市各级政府通过与银行、农村小额贷款公司对接,筹集信贷资金4.5亿元,再加上蒜商自有资金,当地收蒜的资金达到10亿元。

低温止回阀

上海电动阀门

氧气截止阀

相关阅读